一流小站 > 历史小说 > 诡才县令 > 第二百六十三章 草原商路
    又是翠峰楼,看来卫龚对这里的吃食很偏爱啊!

    白肖:“卫兄,既然喜欢这里,那就把厨子带走吧!”

    示好自然就要给足甜头,尤其是这种无关紧要的甜头,当然要多多益善了。

    百里宸取笑道,“白兄,你可能不知道,这翠峰楼就是卫家的产业,何来带走一说啊!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其他意思,只是举贤不避亲,我敢说啊!在这太原城内,没有任何一家酒楼的饭菜会比我这翠峰楼好。”

    说出这样的大话,那白肖自然要附和了,“既然如此,那今天就要见识见识了。”

    待得越久,百里宸的感触就越深,这白肖所图之事肯定不小,白肖的为人百里宸可是领教过的,雁过拔毛吃干抹净还往外带,都不能用贪婪来形容了。

    那是一种嗔痴,一种执念。

    就是想把所有的好东西,都揽入怀中的感觉。

    唯一让百里宸庆幸的是此次白肖的目标不是他,而是毫不知情的卫龚。

    “卫兄,你随后要去哪啊!”百里宸真是出于好心,才这么问的。

    “大燕。”

    白肖:“正好你们同路,结伴而行互相也有一个照应,要不是在下俗务缠身也想陪你们走一遭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啊!”

    百里宸可没看出来好在哪里,反正他是肯定不会跟着卫龚一起走的,跟着卫龚一起走,那不情等着被连累吗?

    “我这边交割的日期比较赶,所以明日就要走,下次吧!”

    “那就太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如果这几个字是从卫龚的嘴里说出来的,那一点问题都没有,商人之间的客套吗?但是从白肖嘴里说出来就不一样了,百里宸听着怎么那么渗得慌呢?

    不行了不能等到明日了,今晚就得走。

    跟白肖这样的饕鬄待在一起,那随时都有被吃下去的危险。

    卫龚作为卫家的长子,那珍藏的好东西可不少,尤其是好酒任意一坛子都是百年以上。

    这次一下子都拿出来了,足见其诚意。

    “白兄,不知我上次说的那件事可有眉头了。”

    真是想睡觉就有人送枕头啊!白肖正想把话题这方面扯呢?

    “不就是想跟羌胡之人做交易吗?没问题你想要几条商路就给你几条商路。”

    天上不会凭白无故掉下馅饼的,这个道理卫龚还是懂的,“既然白兄这么大方我也不会小气,事成之后三七分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二八就行,不过我有一个条件。”

    “白兄,请说。”

    百里宸也想听听,这白肖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,进嘴的好处还会往外吐。

    “我只认你,其他人我一概不认。”

    卫龚心里当然是万分感激的了,卫家也不是铁板一块,同辈之间争斗的可是很凶的,商贾之家自然就要看谁赚的银子多,谁就继承家业,这是非常现实的问题。

    白肖此举无疑解了卫龚的后顾之忧,“日后如若有事,任凭驱使。”

    卫龚没有看出白肖的险恶用心,百里宸却看出来了,这样一来卫龚就离不开白肖了,那么也就意味着日后的卫家也离不开白肖,原来白肖要的是整个卫家。

    百里宸知道白肖的胃口很大,没想到胃口会这么大,佩服啊佩服。

    “百里兄,需不需要几条商路啊!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百里宸最不想听到的就是这样的话,“我在幽州已有商路,更何况我牧场里的东西,在草原上并不稀奇,我要走的是中原之路,白兄的好意我心领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日后有什么难事,都可到并州找我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一定。”这顿饭百里宸吃的,犹如嚼蜡。

    亏得卫龚还可以在那把酒言欢,有他哭的时候。

    战马一还回来,百里宸就带人出城了,他真的是一刻都不想多待,可以说他是逃出去的。

    而白肖这边要做的就是拼命的对卫龚好,连典柔这个新婚妻子都冷待了。

    不过是白天,晚上的白肖可是很卖力气的。

    这学武的女子就是不一样,让白肖时时刻刻都有一种征服感。

    卫龚也有他的事要做,自然不能一直留在太原城,而白肖也要带着典柔等人回到西河郡城,各有各的路要走。

    “卫兄,他日相见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了,一路珍重。”

    “我相信会很快的,告辞。”

    定下了商路前提是能走得通,还是有很多细节要洽谈的,卫龚处理完手上的事,再回一趟河东就会马上折返的。

    白肖把鲁旬背上了马车,“我们也走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,这种事让风林火山做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行?先生对我很重要。”对于能帮上自己的人,白肖从来不会吝啬,能付出的都会付出。

    一个人不声不响就上马车了,白肖差点把来人一脚蹬下去。

    “二叔,你能不能提前言语一声啊!”

    “我上你的马车,还用打招呼吗?”

    那倒是还真不用,不但是自己人还是亲人,“二叔,我直接回西河郡,你要跟着吗?”

    “我都上车了,你说呢?”

    “可父亲说不去的。”回不回西河郡的事,白肖可是跟白撵郑重的谈过,毕竟这件事对白肖很重要。

    白撵也明确表态了,他要在太原城住下来,怎么又变卦了。

    白郢:“我是你二叔,不是你父亲。”

    这不是强词夺理吗?白撵说的不去,可不是单指他一个人啊!

    算了算了,多个人不就是多双筷子嘛,有白郢这只老狐狸跟着,说不定能帮上什么忙呢?

    马车本来就不大,鲁旬白肖两个人坐着刚好,这白郢上来就显得拥挤了,“那个小七,你换个马车。”

    这有没有先来后到,不能仗着长辈就不要脸吧!

    “我忍。”

    “顺便把你的水袋给我,我来得有点冲忙。”

    白肖咬着牙龈,“要不要我给二叔准备点吃的呀!”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www.16xz.com 一流小站首发

    “喝你的大凉水吧!”这长辈不像长辈的,晚辈不像晚辈的,白肖和白郢已经习惯了。

    白郢也就是因为这份自在,才选择跟在白肖身边的,在白撵身边可是很闷的,白郢虽然也不小了,但自问还能玩几年,等玩不动再说吧!

    至于帮忙吗?说实话白郢真没想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