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流小站 > 浪漫言情 >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> 【387】三胞胎


    这样的结果,简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。

    按照规则,必须连胜三人才算是赢了这一局,而乔薇方才只赢了两个人而已,下一个若是输掉,之前的成绩就算是清零了。

    国师殿明明就还有机会扭转局面的呀,为何如此轻易地放弃了呢?

    三殿下不解地嘀咕道:“哎?怎么认输了?不像国师殿的做派呀?”

    教主大人不屑道:“呵,这你就不懂了吧?再打下去,他所有的死士都会被母夜叉杀光了。”

    母夜叉是乔薇与傅雪烟的小昵称,三殿下烂熟于心了,私心觉得这样的称呼十分可爱,并暗暗发誓,以后在自己心里,冥烨表哥就是公夜叉了!

    “阿嚏!”教主大人莫名其妙地打了个喷嚏。

    “表哥,为什么?”三殿下好奇地问。

    教主大人清高地看了他一眼,道:“我这么和你说吧,如果再比下去,下一个出场的死士,母夜叉一定会输掉!”

    三殿下眨眨眼:“你怎么知道表嫂会输?”

    废话,我偷听了他俩的计划我能不知道吗?!

    当然这话教主大人是不会告诉小奶殿下的,教主大人高深莫测地说道:“你还记得规则是什么?”

    三殿下挠了挠头:“连胜三人才算赢?”

    教主大人淡淡地挑眉道:“没错,如果中间断了,那么三个人数又得重新积攒了,母夜叉每次杀了两个,故意输掉一个,然后再杀两个,再故意输掉一个,到最后,你说他们的死士是不是全都被母夜叉杀光了?”

    三殿下一脸顿悟:“啊,表嫂这么狡猾的呀!”

    这个规矩原本是为力气取之不竭用之不尽的死士量身定做的,哪知竟让乔薇钻了空子。

    或许他们的确有更强大的死士,但每一个死士都是弥足珍贵的,平白死在乔薇的刀下,太让人扼腕了。

    就算硬拼下去,他们能够赢,那也是得不偿失,更别说,他们未必有赢的把握。

    为了一场没把握的战争,牺牲弥足珍贵的高级死士,实在是有些不划算。

    夜罗国师看出了乔薇的打算,自然不会上赶着往上冲了。

    乔薇旗开得胜,皇帝十分高兴,这场比试表面看来是姬家与国师殿的切磋,可细想又何尝不是两国之间的较量?只不过是将战场从远方挪到了草场。

    皇帝一高兴,吩咐下去,设宴!

    福公公麻溜儿地去了御膳房。

    国师殿诸位弟子自然也在应邀的行列,纷纷站起身,准备离席。

    乔薇自决斗台上跳了下来,望向国师与大弟子的背影道:“就这么走了?不商议一下后面比什么?”

    国师顿住了步子,缓缓转过身来。

    乔薇与国师虽有了两次擦肩而过的经历,但一次是在深夜,未曾看清;一次适逢国师受伤,面目全非;正儿八经地一观全貌尚属头一回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比乔薇想象中的要其貌不扬一些。

    可尽管容貌平平,那通身的气度却让人无法忽视。

    他只是这么静静地看着乔薇,便让乔薇感到了一股浩瀚的威压。

    姬冥修闲庭信步地走了过来,强大气场将国师的气势毫不客气地压了回去。

    乔薇心头一松,那股不适的感觉消失了。

    国师的神色依旧看不出丝毫情绪。

    倒是大弟子在夜罗风光了这么久,来到中原,以为中原人全都不堪一击,哪知开局失利,着实有些懊恼。

    乔薇将他的懊恼尽收眼底,不禁挑眉笑了笑:“大弟子,我们已经赢了一局了,再拿下一局,三局两胜没意见吧?”

    大弟子用流利又标准的汉话说道:“下一局,你们可就没这么走运了。”

    乔薇眉梢一挑:“哦,是吗?下一局比什么呀你们这么自信?”

    大弟子冷冷地瞪了乔薇一眼,乔薇笑靥如花,可越是如此,大弟子越是感觉自己的胸口堵了一块儿大石。

    乔薇自问自己没别的本事,气死人的功夫还是能信手拈来的。

    国师与大弟子说了几句,大弟子眼睛一亮,再朝姬冥修与乔薇看来时,精气神儿都不大一样了:“我师父说,下一场他老人家亲自上阵,领教一番姬家的祭师剑,不知丞相大人可敢应战?”

    这是指定姬冥修上场了。

    乔薇可不认为冥修如今的身体状况适合与人对决,这卑鄙无耻的东西分明是欺负冥修有伤在身,故意趁火打劫,偏偏他这战帖,冥修还不好拒绝——

    乔薇担忧地看向姬冥修,姬冥修不动声色地握住了她的手,宽厚的掌心,温暖的触感,让她的心一下子落回实处。

    姬冥修神色自若地说道:“怎么比?”

    “真的要比?”乔薇小声道,“当初说好的,一方提出决斗的内容,另一方同意了才算通过,我们完全可以说不的。”

    姬冥修笑着看了妻子一眼,云淡风轻地说道:“有人不怕死,我们只管成全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大弟子的脸色瞬间黑了一寸!

    国师也不知是压根儿听不懂中原话,还是其它,神色如常地吩咐了大弟子几句,大弟子翻译道:“我师父说了,他长你两个辈分,为免人耻笑他老人家以大欺小,他决定了,只要你能在七莲阵下坚持半炷香的功夫,就算你赢了。”

    姬冥修爽快地应下:“好。”

    大弟子拱了拱手:“那么,告辞了,明日见。”

    姬冥修略一颔首。

    大弟子与国师离开了原地。

    姬冥修与乔薇都对宫里的宴会没兴趣,别过师徒二人后,十分有默契地上了出宫的马车。

    明日将有一场硬仗要打,今晚注定是个不眠夜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却说决斗结束后,皇帝在政宫设宴款待群臣与两国使臣,除姬冥修一行人外,其余人全都十分给面子地去了,胤王也在席上坐了一小会儿,但很快,便以身体不适为由离席了。

    他离席后,并未立刻回府,而是脚步一转,去了后宫。

    容妃躺在阴冷潮湿的寝殿内,面色苍白地闭着眼。

    忽然,门被推开了,一阵正午的暖风灌了进来。

    容妃缓缓地睁开眼,刺目的光线让她的眸子里下意识地合上,但她已经看清对方的模样了,虚弱地说道:“你怎么又来了?昨日不是才和你说,不要总往我这儿跑,当心让你父皇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胤王在她床沿坐下,深深地看着她:“娘,你怎么样?病情有起色了没?”

    容妃虚弱一笑:“哪儿这么快?昨日才得了丹砂,怎么也得等个几日。”

    胤王望了望门外:“天气不错,我带你出去晒晒太阳。”

    容妃道:“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胤王握住她的手:“你手都是凉的。”

    容妃抽回了手,反握住他的,细细地抚摸着,眸光怅然:“我一贯如此,躺躺便好了,你快走吧,让你父皇知道,该骂你了。”

    胤王负气道:“他骂便骂吧,这些年他骂得还少了?”

    “胡闹!”容妃一激动,剧烈地咳嗽了起来,咳得额头都冒了一层汗珠。

    “娘。”胤王忙倒了一杯热茶给她。

    容妃喝了一口,缓过了劲儿来,轻轻地推开杯子道:“切不可再说这种气话,知道吗?”

    胤王无奈地看了她一眼: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容妃道:“那你还不快走?”

    胤王说道:“父皇今日要设宴,没功夫搭理我,你就让我在这儿多陪陪你吧。”

    容妃叹了口气:“唉,你这孩子,就没一次肯听我的。”

    胤王将容妃抱出了屋子,放在廊下的藤椅上,舒舒服服地晒起了太阳。

    容妃握着他的手,享受这一段难得的静谧,想到了什么,她低低地呢喃了一句:“好久没见那三个孩子了……”

    胤王起身道:“我去把她们接来。”

    容妃一把抓住他胳膊:“不用,真的不用!我方才只是随口一说……”

    胤王却已经给她掖好毛毯,头也不回地出去了。

    胤王的动作很快,不过半个时辰便将三个小尼姑接了过来,三个小千金原本已经不是小尼姑了,但随第一美人回了一趟高月族,妥妥地又长了虱子,于是又被剃成小光头了。

    回京城后虽是长了点儿,但还不够扎辫子。

    三人也不爱穿裙子。

    怎么看都是一窝小尼姑了。

    三个小尼姑一人拿着一串糖葫芦,吧唧吧唧地吸着,跟在胤王身后,路也没看地进了院子。

    容妃见了三人,眉梢泛上一丝喜色,招手道:“快过来,让祖母瞧瞧!”

    三个小尼姑木讷地看了她一眼,没动。

    容妃的神色僵了僵,很快又温柔地笑道:“祖母有糖。”

    三个小尼姑仍是没动。

    胤王的脸色不大好看了,正要出声训斥几句,被容妃制止了。

    容妃示意他别动怒,揭开了盖在腿上的毛毯,扶着藤椅,缓缓地站了起来,拿过桌上的一盘蜜糖,轻轻地走到三个小尼姑面前,温柔地说道:“吃糖吗?”

    三个小尼姑面无表情地看向了她。

    排行老二的小尼姑忽然伸出小手,一把打翻了她的盘子!

    胤王当即黑了脸,毫不留情地将这不懂事的小兔崽子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老二愣愣地看着自家爹爹,约莫也知道自己做错事了,糖葫芦也不吃了,耷拉下脑袋,一副委屈又可怜的样子。www.16xz.com 一流小站首发

    胤王才不会被她的样子骗了,严厉地说道:“快给祖母道歉!”

    老二不道歉。

    胤王气得抬起了手!

    容妃花容失色,一把抱住他的手,急急地说道:“你干什么?吓坏孩子了!她还这么小,不就是失手打翻了一个盘子吗?我这儿的盘子多的是!”

    胤王气不打一处来道:“她这臭脾气,不教训一顿,她都不知道天高地厚!”

    老二委屈巴巴儿地吸起了自己的手指。

    容妃低声道:“放她下来!”

    胤王蹙眉瞪了小兔崽子一眼,虽不大高兴,可终究还是放下来了,人家的孩子个顶个地听话,就他这三个,日日都要上房揭瓦,他简直快被她们气死了:“你们几个,给我站好了,面壁思过去!”

    三个小尼姑乖乖地占到了墙边。

    容妃心疼地说道:“哎,你……”

    胤王将她扶回了藤椅上:“娘,你别惯着她们,她们没大没小,也该吃点规矩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他扭头去看那三个面壁思过的小家伙,却只看到光秃秃的墙壁,哪里还有人影?

    胤王的脸都吓白了。

    什么叫一刻都不让人省心,这就是了。

    “我出去一下!”胤王黑着脸出了容妃的寝宫,叫上几个巡逻的太监,在园子里疯狂地找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可不是三个小尼姑第一次玩消失了,上一次不知什么缘故不见了,王府的人找了整整一夜,还以为出了什么岔子,结果是在树洞里睡着了。

    皇宫可比王府大多了,这次,还指不定找到什么时辰去。

    就在胤王焦头烂额,几乎要禀明皇帝出动御林军时,三个小崽子出现了。

    却是围着一个丫鬟打扮的女人,女人半蹲下身子,给她们轻轻地擦着脸和手。

    擦完后,女人打开了荷包,拿出几块糖,分给了她们。

    她们乖乖地收下了,随后就不走了,抓着那个女人的袖子,一副也不许她走的样子。

    胤王皱着眉头走了过去:“谁在那里?”

    女人闻声转了过来。

    胤王看到了她的脸,当即一愣:“夜罗王后?”

    夜罗王后意识到自己穿帮了,下意识地侧过身子,双手捏紧了帕子,一下一下地揪了起来。

    早先在马车上,夜罗王后拿那样的眼神看他,还险些摸了他,这让胤王多少对这个王后的印象有些不良,总觉得她与表面看上去的不大一样,气质优雅,私底下却举止轻浮。

    今日,更是打扮成一个丫鬟,鬼鬼祟祟地混进了宫来,也不知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。

    胤王上下打量了她一眼,声线低沉地问道:“王后不是在姬家吗?怎么会入宫了?”

    夜罗王后面色一白,四下看了看,小声地说道:“我是想入宫接我的侍女。”

    胤王将信将疑地说道:“接个侍女还要鬼鬼祟祟的?”

    夜罗王后为难地低下头,没回答他的话,而是道:“你可不可以不要告诉别人你见过我?”

    胤王淡淡地说道:“我若一定要告诉呢?”

    夜罗王后委屈地说道:“那你告诉吧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对王后与夜罗以及姬家的恩怨不感兴趣,今日就当没见过王后。”胤王淡淡说完,看向三个小家伙,“你们几个,过来!”

    三个小尼姑非但不过来,反而抱住了夜罗王后。

    胤王的俊脸就是一沉,放着亲生的祖母不要,对个陌生的女子如此亲密,成何体统?!

    “过来!别让本王说第三次!”

    三个小尼姑抱得更紧了。

    除了景云,三人就没这么抱过谁,连胤王都不曾。

    胤王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了。

    这三个小家伙与胤王长得一模一样,要说不是他亲生的,怕是都没人信。

    夜罗王后摸了摸三人的小脑袋,微笑着说道:“乖了,去爹爹那里。”

    三个小尼姑心不甘情不愿地去了。

    人都走了老远,还回过头来看她。

    夜罗王后也看着她们,心中说不出的喜欢。

    容妃在宫女的搀扶下找了过来,看见三个孩子,面上一喜,蹲下身,将三人抱进了怀里,三人的脑袋却是扭向身后的。

    容妃顺着三人的眼神望了过去,瞧见站在不远处的夜罗王后,夜罗王后也瞧见了她,心头涌上一阵古怪。

    容妃率先垂下眸子,牵着一个孩子的手:“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胤王把另外两个的手牢牢地牵住了,与容妃一块儿离开了原地。

    望着那一大家子携手离去的背影,夜罗王后怔怔地摸上了自己心口。

    有些疼呢,为什么……

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连夜码的字,情人节快乐